澳门威尼娱乐网址手机版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文化历史

法院发出“诉中禁令” 芯片巨头一筹莫展

2019-11-19 23:08:20 来源:法制日报·澳门威尼娱乐网址首页

  思璇

  LR公司W工厂可能在台湾无法找到需要更换的关键设备,因此必须要把设备运回美国,或将停工一个月。近年来,LR公司麻烦不断:诉讼缠身、事故频发、业绩下滑……文熙不知道,究竟哪里出了问题


前情提要

  LR公司W工厂供应氮气的关键纯化设备毁坏了,这一生产事故直接导致上百机台受污染。祸不单行,公司还深陷“司法不公”质疑,以至于抗议者包围了台湾工厂的大门。而在上海,沈梦远回到律所后,又赶忙修改给上海某区做的知识产权运营服务体系方案,文熙在一旁提供了不少建议。



 

  晚上回家,文熙自然又想到了住许愿家房子的事。许愿不是说父亲开完庭就到上海来把房子给她住吗,明后天应该会来了吧。每天上下班这么远确实挺累的,关键是浪费时间。这个时间用来健身多好,就算许愿家没有现成的房子,她也会在律师所的附近租套房子住。

  洗完澡,文熙跟父亲和大哥都通了电话,她心里还是记挂着台湾工厂的。大哥告诉她,可能在台湾无法找到需要更换的关键设备,必须要把设备运回美国。这样一来,至少要停工一个月。

  文熙心里“咯噔”了一下。一个月,那又得减产多少张芯片?又得蒙受多大的损失?这两年,似乎LR公司很不顺啊,诉讼缠身、事故频发、业绩下滑……是哪里出了问题呢?

  心事重重的文熙来到外面的庭院。庭院是典型的苏州园林风格,假山池沼、亭台回廊,林木花草与原生态的湖景巧妙结合,在灯光和月光的笼罩下分外宁静淡泊,文熙的心情舒展了许多。不知道为什么,中式园林和西式园林给人的感觉是不同的,而淡泊宁静这个词也只配得上中国风意境,或者是东方禅意,但整个东方文化应该也是主要受中国文化的影响吧。

  文化是个很神奇的东西,中国古代文人为什么有那么多的隐士,为什么有“达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为什么有“淡泊宁静”“宁静致远”“平和冲淡”这些词汇……这些东西不会诞生在西方的土壤……

  文熙为自己天马行空的想法嘻嘻一笑,她穿过一段蜿蜒曲折的竹林小道,来到荷花飘香的水景区,坐在湖心亭的“美人靠”上。这“美人靠”的名字也不知道是谁取的,如此细腻传神。闭上眼,她仿佛可以看到绝代风华的女子就在这美人靠上吟诗作对、拈花饮酒。《红楼梦》中的女子应该就是这样的吧。可惜《红楼梦》太长了,也太难懂了,小时候没能看完这部名著,以后应该也没有时间读了……
 


 

  突然响起的电话铃声打断了文熙的思绪。她低头一看,是许愿打来的,应该是说房子的事吧。

  “在干嘛呢?睡了吗?”许愿问。

  “没睡呢,正在‘美人靠’上装美人。”文熙随口一说。

  “什么‘美人靠’?”许愿没反应过来,纳闷地反问。

  “‘美人靠’你都不知道吗?专门给美人坐的靠椅。”文熙嘲笑道。

  许愿说:“你这个美人多坐坐吧,那你还舍得去住我们家的破房子?”

  文熙连忙说:“要去,要去,我等着呢,又不好催你。”

  “明天我父母就去上海把房子收拾出来给你住。开庭太累了,今天爸爸休息了一天。”许愿说。

  “是很累,昨天许伯父他们开庭15个小时,坐都坐累了,还要激烈地唇枪舌战。再休息两天吧,不着急。”文熙很体谅。

  许愿知道,文熙说不着急那是假的。那天文熙急匆匆给自己打电话要房子住,她就听出来了。

  “没事了,明天他们弄完之后会把钥匙留在梦远家。床上用品、生活用品都会给你换新的,你明天就可以入住了。”许愿说。

  “啊,亲爱的,你怎么这么贤惠呢?我好感动!”文熙来了个飞吻。许愿虽然看不到,但听到了。

  “我怕你又是管家又是佣人的,一队人马过去把人家吓住了。”许愿打趣道。

  电话里,两人高一句低一句地挤兑对方,开着玩笑。不知不觉,聊了许久。
 


 

  第二天,许愿的父母带着一位清洁工来打扫卫生。

  这套房子其实最初是想买给女儿许愿住的,许愿说回国以后想在上海工作定居。但是后来,因为许巍然的案子,许愿始终没有回国,甚至还想着一家人移民美国,这房子也就一直空着。不过他们基本每年会过来小住几天,打扫打扫卫生,也和上海的亲戚走动走动。

  其实,他们是在梦远家放了一把钥匙的,以备急用。但是许愿交代他们一定要亲自来看看,检查检查房子和电器设施有没有坏的,床上洗浴用品也要换新的……

  “你说这个文熙也是,家里有豪宅不住,偏要来住我们家这种房子,住得习惯吗?”许愿妈妈笑着摇摇头。她在美国是见过文熙的,也大概知道点她的家世。

  “你在外面可千万不要说漏嘴了。许愿再三叮嘱,不能说她是千金小姐,不能透露她的家世。”许愿爸爸压低声音嘱咐妈妈。

  “知道知道,这不是没有外人吗……文熙这女孩还真难得,完全没有‘公主病’。我发现,许愿比她娇气,比她傲慢。”许愿妈妈打心眼里夸文熙。之前,许愿和文熙还有另外一个美国女孩住在一起,许愿妈妈经常去美国陪许愿,给她们做好吃的,还注意观察过这几个孩子。

  “是啊,前两天见到她,和梦远他们一起,斯斯文文的,安安静静的,像个小跟班。哪里看得出来她来自一个显赫的家庭,而且还是哈佛博士。”许巍然接过话。

  “她就是来做小跟班的呀!”许愿妈妈开着玩笑:“来给梦远做实习生的呀……现在这些华裔都知道到中国来发展,所以等咱们这个官司一判,咱们还是叫女儿快回国吧。你看,这个房子还是挺不错的。”许愿妈妈环视了一下房间,感到很满意。

  现在,这套200多平方米的房子值将近2000万元了,沈梦远一家可羡慕了。虽然同在一个小区,但是他们的房子小了不只一半,而且不是江景房。
 


 

  这时,小跟班文熙正跟着程雪在资料室打印、复印文件。法律文件动辄就是数十甚至上百页,她们俩已经在这里忙活了一个小时了。好在两个女孩还能时不时“八卦”几句,否则更是无聊了。

  在美国,那些顶尖律所里助理和实习生都是不用做这些的,文熙刚开始很不习惯,但她努力去适应,入乡随俗嘛。她也更加羡慕沈梦远的“好福气”——程雪本身就是一名能独挡一面的优秀律师了,王冬阳也是,可他们还是无怨无悔地给沈梦远做助理、当绿叶,简直是大材小用。

  “你和王冬阳在沈律师身边多少年了?你们也给他做过实习生吗?”文熙好奇地问。

  “没有,沈律师从来不带实习生。我跟他5年了,冬阳跟他6年。”程雪回答得很干脆。

  “他不是才执业八九年吗?”文熙有些惊讶,一般执业的头几年都是给别人做助理。

  “是呀,他执业3年时,冬阳就跟着他了。他当时都还是他师傅的助理呢……他进步非常快,对这一行有天赋。他还是专利代理人,还有家专利事务所呢,每天那么忙,哪会去带实习生啊?”程雪熟练地操作着机器,停了停,又说“你以为实习生都像你这么优秀吗?”

  “那看来我很幸运哦!”文熙开心地笑了,心想,这沈梦远真是给了许愿很大的面子,回头要好好感谢许愿。

  “你以为呢?现在沈律师可是有身价的人啊!”程雪现在和文熙熟了,也会说说玩笑话了。

  文熙呵呵笑着,说:“什么身价?我听听。”

  程雪想了想,故作神秘地凑到文熙耳朵前:“商业秘密,不能说。”

  文熙冲程雪瞪大眼睛,娇憨地“哼”了一声。
 


 

  两人回到沈梦远的办公室,沈梦远正眉头微蹙地盯着电脑,两手交叉抱在胸前,作沉思状。

  这个姿势程雪已经很熟悉了,沈梦远遇到难题思路卡壳的时候就是这个样子,这时不用跟他说话。

  “让他安静吧,有事他会叫你。”程雪跟文熙使了个眼色,放下东西就准备出去。

  沈梦远却开口说话了:“华天与LR的诉讼在H市中院有裁定出来了。”

  “真的吗?”程雪和文熙都感到很突然,异口同声地说。随即又怯怯地问:“结果怎么样?”看沈梦远的神情,华天可能凶多吉少。

  “A市中级法院裁定对LR发出‘诉中禁令’,LR多达30种产品部分闪存SSD和内存条DRAM将暂时禁止在中国销售。”沈梦远平静地说。

  “那是好事呀,你怎么这么稳重?”程雪一副欢呼雀跃的样子。

  这对于一旁的文熙却无疑是个坏消息,甚至是当头一棒。怎么会这样呢?她听爸爸和大哥讨论过,说他们使用的华天的专利都有授权,根本不可能侵权,说对方之所以在中国反诉他们,也是一种姿态、一种策略,可能是想以此逼他们谈判和解,然后在美国撤诉。但是半年过去了,人家根本就不提和解的事,直接来了个禁止令,而且台湾工厂又刚刚发生重大事故。

  文熙能听到自己的心怦怦直跳的声音,脑子一瞬间空白,却赶紧要装出笑脸。但是怎么装得出呢?那笑容于是成了苦笑,或者说,皮笑肉不笑。

  可是沈梦远怎么看起来也像是在苦笑呢?这难道不是他们想要的结果吗?

  “你怎么不太高兴呢?”文熙小心翼翼地问。

  “怎么高兴得起来?估计下一步LR肯定会报复,还不知道后面会是什么?”沈梦远语气有些沉重。

  “你觉得LR会怎么报复呢?”文熙故意问。

  “不知道……美国的报复手段不是很多吗?制裁什么的?”沈梦远平静地说,眼睛盯着电脑,像是自言自语。

  “那你们既然担心LR会报复,又何必采用这个战术呢?”文熙继续小心翼翼地发问。她想探知他们的真实想法,但是又不能太过明显了。

  沈梦远看了文熙一眼,无奈地笑了笑,开玩笑道:“那你应该先去问LR为什么起诉。”

  是啊,一句两句怎么说得清楚,沈梦远心里想,而且她毕竟是外国人。

  “是,这也是为中国的半导体产业出一口恶气了。”程雪拉文熙坐下来,愤愤地说,“你知道吗?《华尔街日报》和《纽约时报》都指责中国大陆通过大量网罗台湾半导体产业人才,以及‘窃取’相关技术来发展自主芯片计划,想以此来揭开‘中国制造2025’所谓的黑暗面。这完全是污蔑。”人才流动是很正常的,他们自己企业不也这样吗?而且不也经常告来告去吗?”

  程雪还很少这样激动过,文熙抬头看着她。这些报道和论调文熙当然是清楚的,但是她并不是都完全相信。或者说,她更想用自己的所见所闻去观察分析。她自己的基本观点是,这个世界最终一定是合作共赢的。但是正如沈梦远所说,在这个过程中一定会有博弈,甚至会有残酷的厮杀,然后找到一条彼此都能接受的合作道路。

  “嗯,我觉得这也是很漂亮的一记重拳回击吧。可能明天LR的股票又会狂跌,也真是祸不单行啊!”文熙尴尬地笑着,内心却在滴血。要知道LR的营业收入可是有一半以上来自中国大陆啊。

  “但是我担心的是这个禁止令能不能得到执行,毕竟中国的这些大型互联网企业都大量采用了LR的服务器SSD,更重要的是它应用在云端存储系统中,影响太大了。”沈梦远还是显得忧虑重重,丝毫没有胜利的喜悦。

  “哦,是吗?”文熙心里一丝小惊喜,但仍然不露声色,继续“请教”:“有这样的案例吗?法院发了禁止令,但实际上不执行的?”

  “其实是有的。”沈梦远肯定地回答,又露出一丝笑意,自言自语道:“不过,这可能倒也是坐下来谈判的契机。”
 


 

  陆天皓得知“诉中禁令”这一消息的时候,美国正是深夜,很多人已经进入梦乡。正要上床睡觉的他,立刻睡意全无,马上和LR全球法务总监、大中华区负责人和陆文隽4人先开了个简短的视频会议了解通报情况,并要秘书通知所有高管明天早上提前1小时上班。

  “刚刚法务部已经在着手研究这个‘诉中禁令’的应对措施了。在法律上,裁定结果一送达即可立刻执行,但LR可以在十日内申请复议,提出抗辩理由,表明专利并未侵权。但只有一次机会,而且法律规定复议期间该禁令将会继续执行。”大中华区负责人汇报道。其实之前中国公司的法务部门向LR公司总部反映过这样的担忧,但未引起总部法务部门的足够重视。

  “除了马上准备申请复议,其他的手段都应该齐头并行。商务部是时候把华天公司列入出口禁运名单了,司法部也可以对华天作出刑事指控,这场法律战该升级了。”LR公司的全球法务总监艾伦盛气凌人地发表意见,他是一个金发碧眼、高高瘦瘦的美国人,眼睛异常犀利,鼻子尖尖的,表情冷漠,很少有笑容。他同时也是LR公司的高级副总裁和股东,职位与陆文隽相当。艾伦喜欢打法律战,喜欢出击,被业内称为“好战分子”,他采用这套打法曾经为LR公司开疆拓土立下过赫赫战功,在政治立场上也是“鹰派”人物。

  “我们究竟能不能拿出强有力的证据来复议抗辩,胜出的机率有多大?之前不是那么肯定我们绝对没有侵权吗?”不等艾伦说完,陆天皓抢过话,“法院现在既然这么裁定,肯定也是倾向于主张LR侵权成立。如果最终判决我们还是败诉,那我们之前指控华天科技和新时代电子偷窃技术,岂不是被反打一巴掌?”陆天皓有些愠怒,说话的语速也很快。近两年,他对法务部的工作有些不满,身为顶尖律师的弟弟也曾经提醒过他,认为他们这个法务总监有些刚愎自用,而且过于好斗。

  “在中国法院能不能胜诉我们实在无法把握,所以我们之前才选择在美国起诉……”

  “在美国的诉讼你们就能把握吗?是不是一定能胜诉?如果到时候我们主场作战都失利的话,LR的脸面何在?信誉何在?法务部门要踏踏实实地从法律上检讨,法律归法律,政府关系归政府关系。制裁同样是把双刃剑,不到万不得已最好不要走到那一步。明天你们几个部门再好好分析一下。”陆天皓心里窝了一团火,第二次抢了艾伦的话。其实对于这个结果,陆天皓自己倒是设想过,但艾伦信誓旦旦地保证这只是一种姿态或缓兵之计,不会动真格。
 


 

  整个事件发展至此,确实是整个业界都始料未及。

  法院裁定出来后几个小时,东亚的半导体圈内就炸开了,很多业内人士在网上发表评论:

  “剧情急转直下,情节完全脱离预想。”

  “中国厂商抢先得分,美国企业意外吃瘪。”

  “LR贼喊捉贼,打脸!”

  ……

  LR公司针对华天,阻止华天发展DRAM技术早已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它在发起这一轮诉讼战之前就通过多个途径遏制华天,其中包括向部分半导体设备供应商施压,要求其不得向华天销售用于DRAM开发的相关设备。而华天公司正是中国DRAM自主研发的主阵地之一。

  沈梦远和文熙研究着网上的评论,文熙斟酌着自己的言辞,避免流露出对LR公司的熟悉感。同时,她又希望能了解沈梦远更多的想法。“真没想到,中国自主芯片行业这些年发展得这么快,”她发自内心地感叹道,然后问沈梦远:“不过,芯片行业竞争这样激烈,想必发展之路走得很艰难吧?”

  沈梦远以为文熙不了解这一领域,于是给她介绍相关背景,也就是这一领域的世界格局。

  “中国自主芯片的崛起遭到了各国的围追堵截,一些国家甚至诟病中国政府对这一领域的扶持,可是哪一个国家的政府没有在本国芯片业的发展时期给予大力扶持呢?美国、日本、韩国等都是……再说人才争夺战问题,这本来就是商业基本规律,有产业竞争就有人才竞争、人才流动,每个国家每家企业都是这样。就像LR公司,它到处控告离职员工窃取商业秘密,可美国其他芯片巨头也在指控离职去LR的员工窃取秘密。”沈梦远脸上露着一丝不屑的笑。

  文熙心想,这可真是把LR研究透彻了啊,确实如此。

  有网友说:“韩国的企业该笑了,如果LR公司侵权成立,中国互联网企业将大量购买韩国产品,真是天上掉订单。”

  还有网友说:“如果LR公司无法在中国销售内存和闪存产品,就可能会到其他国家销售倒货,从而导致整个存储市场的混乱。”

  事实上,韩国的芯片巨头MG公司并没有高兴,反而陷入了深深的忧虑,有唇亡齿寒之感。

  MG公司连忙召开紧急会议讨论这样一系列问题:LR公司被禁售事件,是在释放什么信号?下一步发展会是什么情况?对MG公司有什么影响?

  “中国的执法和司法保护越来越有所作为,我们要更加注意与中国企业打交道的合法合规问题……”MG执行长首先发话,要大家高度重视法律风险,因为企业越大,法律风险越大。

  作为全球芯片行业巨头之一,MG公司参与了制定价格同盟,也分享了垄断利润的盛宴。多年来,MG公司接受过美国、欧盟、中国的反垄断调查,已经成了被处罚的常客。眼下,包括MG公司在内的几大巨头正在接受中国市场监管总局的反垄断调查。在其他国家,这些巨头也经常被推上被告席。年初,它们才在美国遭遇集体诉讼,被指控串谋限制内存芯片供应,造成去年内存产品价格飙升。

  “要高度关注LR公司动向。这家公司最狡猾,最有意思。”MG公司法务总监提醒大家,“这家公司爱挑起战争,可撤退也最快,经常出其不意,不知下一步会打出什么牌,我们也要学聪明一点。”

  之前有一次,美国司法部对几家公司展开价格垄断调查,LR公司竟自己首先去认罪自首,免于了处罚,而剩下的几家公司被处以数亿美元的罚款,MG公司罚得最多。MG公司和另外两家公司都感到被LR公司这个“队友”出卖了。

  有人马上附和法务总监的话,说这次如果不是它对华天大打出手,又是诉讼,又是限制设备商供货,中国兴许不会对他们展开反垄断调查。

  其实,这最多算得上是原因之一。这几家公司确实做得过火,这两年芯片价格涨了一倍多,难怪美国消费者也要对它们提起集体诉讼。关键是,这些公司下一步还将面临全球反垄断制裁,这才是他们最害怕的法律风险——并不是只有中国针对它们。

  而它们最忌惮的,是中国自主研发芯片的崛起。这才是真正能够打破目前的垄断格局,拉低市场价格的力量。一旦中国自主研发芯片实现量产,将导致这几大外国芯片商被挡在市场门外,而中国这个全球最大的市场将实现充分的自给。

  届时,受到最大打击的将是LR公司。目前,它一半以上的销售额都来自中国,所以它也最卖力地对中国国产芯片进行围追堵截。MG也紧追其后,发动了对中国另一家著名半导体公司的诉讼。

  于是,中国的优秀涉外律师们这些年忙得不可开交,优秀的涉外知识产权律师更是抢手。沈梦远正是这些律师中的一员。
 

责编:王硕

关于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报纸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9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澳门威尼娱乐网址首页》

京ICP备10019071号-1 京报出证字第014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778号